扇子♤

点我↓

大三狗,CET-6备考中

亲儿子物吉!
物吉48振进度:14/48

沉迷后物和兼堀!
其实后藤和物吉相关的都能接受一点点?也许吧?

兼堀不拆不逆!不逆!不逆!不逆!(划重点)

文风欢脱只产糖!没有刀和玻璃渣!
红心蓝手和评论是更文的动力!

很好勾搭!欢迎私聊和扩列!

刀剑乱舞:兼堀/安清/双狐/后物/鲶骨/石青/一期三日/压切不/烛贞
婚刀鹤球
本命清光
贞宗厨

啥粮都吃但是产粮只产最喜欢的,比如后物,现在还有兼堀!
不吃乙女向刀婶之类的


阴阳师:双龙组(荒连)/酒茨/其他cp也都吃一点没啥雷点x
aph:米英/露中/亲子分/独伊/普洪/法贞其他cp也都吃一点

我我我终于找回来了

给大家添麻烦了非常抱歉

被删掉的好友可以私戳我一下嘛

我现在重新加回来

真的很抱歉>人<


我QQ被盗号了

对不起

现在大家都不要理他

最好能帮忙举报一下先

千万别转钱!!!


土方组长趴趴到啦!
立刻拍了床照(bu)
今天就可以看他们睡觉了hhh
请忽略p7的电灯泡婶婶x

【刀剑乱舞】关于那个新来的公务员暗恋近侍大人这件事2

cp被被x本科

个人习惯叫本科长船长义,可以接受的话↓

2.

事实证明,长船长义并没有针对山姥切国广,而是对谁都要讲上几句不讨喜的话。

畑当番结束的南泉一文字抱着新摘下来的的瓜果蔬菜正往厨房走,就遇到了被谦信景光带着认路的长船长义。

“你好呀,斩猫君。”

在谦信景光反应过来之前,长船长义就已经拦住了南泉一文字。

是长义的熟人吗?过去聊一聊也许能让长义更快融入这个集体!谦信景光停下脚步,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等待两刃叙旧,但他立刻发现自己过于乐观了。

“烦死了,就算是认识的刃,我也一点也不想见到你。”

谦信景光的笑容逐渐消失:天呐,长义以前究竟做了什么让人家厌恶的事情啊?

“诶~果然是因为斩杀的东西等级不同吧?我懂的,猫和山姥呢。” 长船长义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扑闪着翅膀展示色彩斑斓羽毛。

“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啊喵!”南泉一文字不耐烦地吼道,又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原来如此,你也被诅咒了啊喵。”

“诅咒?”长船长义冷哼一声“不好意思,我和这种东西无缘。因为我可是斩杀了妖怪的刀!”

“就像斩杀了猫的我变成了这样一样,斩杀了妖怪的你内心也变成了妖怪喵!”

“就算句尾变成了喵想吓唬人……也只是可爱而已。” 长船长义仿佛被戳到痛处,突然气势蔫了下来。

谦信景光这才找到机会插上话,立刻向南泉一文字道歉“南泉先生对不起,我这就把长义带走!”

谦信景光拖着长船长义去看了手入室,手合室,浴场之后,从庭院走过时又遇到了刚从演练场回来的极短极胁。

后藤藤四郎眼尖,立刻发现了新来的刀剑男士是熟人“嗨!好久不见啊,长义。”

“诶嘿嘿,真是太好了,长义也来了。”物吉贞宗很开心这个本丸又多了一振德川刀。

鲶尾藤四郎也过去打了个招呼“是长义啊,欢迎欢迎。”

“好久不见!后藤你还是没长高啊。”

“哎,别……后藤你真的长高了我没骗你!”

“还有鲶尾,听说你去修行过了,失忆症治好了吗?”

“鲶尾君……算了算了~你知道长义不是那个意思的。”

长船长义还是那个长船长义,不愧是当年德川美术馆卧谈会的话题终结者。

物吉贞宗和长船长义相处的时间更久一些,他知道长义这个刃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不太会说话,但其实是没有恶意的,也就和以前一样按住躁动的后藤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不让他们一言不合把长船长义揍一顿。

谦信景光也趁机把长船长义带去了厨房,一路上沉浸在我家长义不能与伙伴和睦相处的悲伤中无法自拔,委屈得眼圈都红了,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掉下来。

烛台切光忠本来在美滋滋地切着菜,想着本丸今后又多了一个刃,打算再添两个菜庆祝一下,却见谦信这副模样走进来,被吓了一跳,毕竟自家小孩向来乖巧又坚强,出阵战斗时候受了伤都不会哭的。

烛台切光忠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然后蹲下来温柔地摸了摸小孩的头“小谦信怎么啦?”

“我……我不希望大家不喜欢长义。”谦信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为什么大家会不喜欢长义呢?”

谦信吸了吸鼻子,怨念地看向身边的长船长义“因为长义总和他们吵架。”

长船长义没反驳也没承认,只是歪着头打量着烛台切光忠。

“长义啊,你刚来可能有很多事情还不懂。”

“嗯?”长船长义盯着烛台切光忠看了一会儿,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啊!您就是切了烛台的那位前辈?”

“是……哪里很好笑吗?”看着长船长义突然忍笑忍到全身颤抖,烛台切光忠几乎可以想象他这一路是怎么招惹别人的了。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家里多了个孩子,这个孩子有点儿叛逆而已。烛台切光忠给长船长义搬了个小板凳,让他坐在灶台旁,自己一边准备做饭的食材一边给他讲道理。

长船长义看上去挺听话的,乖乖地坐下,裹紧自己的小披风,但烛台切光忠说的话却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时间久了还有点打瞌睡。

直到山姥切国广来这里找他,才把长船长义从家长的说教中解救出来“主人大人回到本丸了,他要见你。”

长船长义眼睛一亮,立刻从小板凳上蹿了起来,跟着山姥切国广就走了。

审神者在现世也有自己的工作,本丸这边的事务大部分交给近侍处理,刀剑男士们也都很让他省心,大家经过协商,自觉排了值班表进行内番,出阵,远征和打演练场。

长船长义对刀剑男士的态度是不太好,但对审神者还是很有礼貌的,相处得十分和谐。

“这次活动真是辛苦你啦长义,以后也请多关照,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被被。”

“好,呃……被被?”

审神者笑着解释道“被被是我们给山姥切国广起的爱称,因为他以前总披着白被单,把漂亮的脸藏起来。”

长船长义用余光偷瞄着山姥切国广,金发打刀的皮肤白皙,侧颜看起来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系在额头上的红色飘带自然垂落在脑后,碧色眼眸如潭水般深邃清澈。

“哎呀,长义盯着我们的被被看得出神呢,也觉得他很漂亮对不对?”

“才没有,请您不要开这种玩笑。”长船长义表面依旧对审神者客客气气的,心里却已经炸了毛地尖叫:他哪有我好看!我最好看!

“哈哈哈,好了时间不早啦,我一会儿还有晚课,下次有机会再聊吧。”

因为没当场见到过吵架的样子,审神者觉得这位公务员先生挺好的,就放心地把他交给了近侍,自己回去现世上课了。

在去往餐厅的路上,金发银发的两刃一前一后地走着。

听审神者那样说了之后,长船长义更加忍不住想看山姥切国广,但越看又越生气“你果然只是靠着这张漂亮的脸才得到重用的吧?”

“不要说我漂亮。”

“我的意思不是你漂亮!”

“那就好。”

“你,你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要说我好看。”

“……”

长船长义觉得每次和山姥切国广说话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让他浑身不舒服,可他又控制不住总想说上几句。

想起南泉一文字今天说的关于诅咒的事情,长船长义不自觉都抖了一下,这不会真的是诅咒吧?

【刀剑乱舞】怎么追回我的童养媳,在线等,急!9

富二代兼x(伪)童养媳堀

定了娃娃亲的青梅竹马设定

小虐怡情,刀里有糖(๑ºั╰╯ºั๑)


9.

堀川国广越是严肃,和泉守兼定就越是不安,但他又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只能安慰自己国广不会这么狠心的,哄哄他就好了。

“国广你在闹什么别扭嘛?我喜欢你,会娶你的,好不好?”

和泉守兼定刚把手搭在堀川国广的肩上,就被一下子甩开。

堀川国广板着脸,把早已在心中重复无数遍的话一字一句讲了出来。

“和泉守兼定。”

“你应该明白,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

“何必这样纠缠下去呢?”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以后也不会再喜欢你。”

说到最后,堀川国广的眼圈都红了,围观的路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也被他红着眼睛瞪了回去,让人群不敢再发出声音。

“……你知道我不是这是意思。”和泉守兼定被自己说过的话怼得无言以对,苍白无力的解释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别再跟着我了。”


堀川国广头也没回快步离开现场,到达写字楼之后,路过清光的咖啡厅也没打招呼,直接乘电梯到了公司所在楼层,径直走到办公室关紧门,一路脸色阴沉,吓得员工们无人敢搭话。


当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安静到连心跳声都清晰可闻时,堀川国广才用手覆盖住眼睛,泪水逐渐从指缝溢出。

堀川国广从来没想过听到和泉守兼定说「我喜欢你」会这么难过。

他此时发现,自己醉酒时和清光信誓旦旦地讲着“不再喜欢他了”只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罢了,连刚才义正辞严的拒绝也只不过是在伪装坚强。

对于堀川国广来说,“深深地喜欢着和泉守兼定”与“觉得和泉守兼定是坏人”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他喜欢和泉守兼定喜欢到听见一句敷衍的「我喜欢你」都会心跳加速。

喜欢到独自抹眼泪时脑海里也还是和泉守兼定被拒绝时错愕无助的表情,甚至还有些心疼。

堀川国广几乎想不起来这种没原则的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也许是四岁那年,刚来到兼定家的时候吧。

那天从葬礼回来的堀川国广哭成了泪人儿,年幼的他不明白什么是死亡 ,只知道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三岁的和泉守兼定挥舞着肉嘟嘟的小手为堀川国广擦眼泪,奶声奶气地安慰着“别哭啦。”

“呜呜呜……爸爸妈妈……都离开我了。我想他们了……”

“那……那我把我的爸爸妈妈分给你!”和泉守兼定张开双臂抱住堀川国广,学着以前大人安抚自己的动作,温柔地摸了摸堀川国广的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真的吗?”

“嗯!”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这句被信以为真的诺言也许只是童言无忌罢了。


听到堀川国广说了「别再跟着我了。」时,和泉守兼定心里下意识地想反驳。

「那不成,我我怎么能不跟着你呢,说好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不对……等等,这是我什么时候说过的?

儿时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大约是三岁的时候吧,有一天,妈妈很严肃地问了问题:堀川的爸爸妈妈不在了,以后他要与我们一起生活,你们好好相处,可以吗?

和泉守兼定忽然想起自己那时的回答是:好呀好呀,我最喜欢他了。

第二天,堀川国广被接到了家里,他哭得很伤心,谁来安慰都没有用。

然后和泉守兼定就说出了「我会一直陪着你身边。」这句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的,不能再真心了。

和泉守兼定发现,自己好像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堀川国广了。


至于后来的叛逆,仅仅是因为亲戚们经常开玩笑,还有父母总是表扬堀川国广却贬低他们的亲生儿子吧。

和泉守兼定突然想开了,紧接着又突然自闭了。

如果自己现在去跟国广讲自己是真的喜欢他,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而且又是在气头上,十有八九还会叫保安把自己撵出来。


大和守安定没有想到那个欠揍的家伙这么快就又找上门来了。

看到和泉守兼定推门进来,正在调酒的大和守安定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等待着的顾客说了一句稍等一下,松了松领带,挽起袖口,然后从吧台底下摸出一根甩棍。

顾客们都很配合地让到一边去,给大和守安定空出打架的场地,他们早就习惯这个看起来单纯可爱人畜无害的调酒师是个好斗分子了。

和泉守兼定看着大和守安定手里的甩棍,默默后退一步“等一下,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

“那你来干嘛?”

大和守安定态度不太好,不仅仅是因为昨天两人打过架,更是因为清光提前吹过了枕边风,让他下次见到和泉守兼定也不用手软,说和泉守就是个仗着有婚约欺负堀川的渣男。

犹豫了一会儿,和泉守兼定决定实话实说“我失恋了,国广他拒绝我了。”

“噗——”大和守安定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可你不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渣男吗?而且你不喜欢堀川国广吧。”

“我没有!”

大和守安定把玩着手中的甩棍,翻了个白眼“还说不是渣男?清光都跟我讲了……”

“我是说没有不喜欢国广!”

“哦?”

“……当然也不是渣男!”说着和泉守兼定一屁股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你听我说啊,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大和守安定拿起调了一半的酒,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我在工作。”

“我包场了。”和泉守兼定拿出钱包,把信用卡推了过去。

“好的,你有故事,我有酒。”大和守安定想着有钱不赚白不赚,而且还能从另一个视角听故事,值。

但他却没想到和泉守兼定酒量如此之差。

才一杯长岛冰茶下肚就开始单手拄着下巴不断点头了。

“然后呢?”

“嗯?”

“你们一起上幼儿园然后呢?”

“嗯……”

“喂——”眼看和泉守兼定的头越来越低,大和守安定趴在他耳边大吼一声“和泉守兼定!”

“在!”和泉守兼定一个激灵抬起头,迷茫地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皱着眉似乎在思考什么,接着又一头砸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每天都要被读书笔记和各种文献折磨到半夜,头痛

挖坑不填每天拖更,良心痛

江户城第三次箱子还没开完,肝痛


为了不白氪重置还是乖乖死亡冲刺开完叭orz


《当活击遇上花丸》的样本到了,发图给大家看一下www
封面和彩插真的很好看了!

【刀剑乱舞】关于那个新来的公务员暗恋近侍大人这件事1

cp被被x本科

个人习惯称呼本科为长船长义,也方便区分,就还和以前一样这么叫他吧www

1.

那个披着兜帽披风的公务员小哥虽然看不见脸,但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高冷的气息,不过好在他在工作方面非常认真负责,本丸与他合作过程中没出什么岔子,刀剑男士们对他也不反感,只是有些好奇。

穿西装打领带的监管者自我介绍道“我就是长义锻造的本科,山姥切。在聚乐第的作战中,这个本丸的实力取得了高评价,因此我被分配到这里……”

长船长义扭头看了看躲在树后草丛悄悄围观的看上去是可爱的小短刀其实是极短大佬的孩子们,又看了看来接他的,这个本丸的近侍山姥切国广。

这是长船长义第一次把真实身份告诉他们,也是第一次把那个带兜帽的披风换成没兜帽的,把自己的容貌展现出来。

然而眼前的山姥切国广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惊讶的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本丸,我是近侍山姥切国广,请跟我走吧。”

长船长义在聚乐第之前的一次任务中见到过山姥切国广,那时的山姥切国广还用一块看起来脏兮兮的白布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把那漂亮的金发和俊俏的脸藏起来。

本来他们不该有交集的,但长义实在按捺不住想去挑衅,哦不,搭讪的心。

在不影响历史的情况下,长船长义拦住了单独在函馆执行任务(刷花)的山姥切国广,然后很不客气地大声哔哔了关于赝品啊还有山姥切这个名字应该属于谁的话。

极化之前的山姥切国广面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的莫名其妙的言语攻击只回了简单的一句仿品不是赝品,没有多作辩解,但半掩在兜帽下的碧色眸子中带着一丝失落。

而现在再次相遇,山姥切国广却好像根本不记得长船长义了。

也许是这个本丸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吧?毕竟山姥切国广看起来也和那个时候大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长船长义就更不愉快了,他很不甘心就这样被忘记了,这个伪物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吧?必须找个时间再说一遍!

山姥切国广没管靠着行李箱发呆的长船长义,转身进入本丸的大门“走吧。”

“喂,伪物!”

山姥切国广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围观的小短刀们却都吓了一跳,他们还记得上一个这么讲话的刃下场有多惨,那只时间溯行军身首异处,死无全尸,尸体消失前还被补了两刀。

满级满数值无事可做的小家伙们窃窃私语着。

“公务员小哥身上没带御守吧?”乱藤四郎紧张地用手指绞着自己的发梢。

“如果这个监管者遭遇不幸的话……”厚藤四郎思考着,现在去叫个胁差兄弟帮他格挡一下是否来得及。

“时政会送个新的来吗?”药研藤四郎心里已经给监管者判了死刑。

“药研你想法很危险啊!”信浓藤四郎忍不住抖了抖。

小短刀们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山姥切国广仿佛没听到长船长义不友好的话语,继续认真履行着近侍的职责“先跟我去后勤处领取被褥睡衣……嗯,我看一下,本丸长船派的房间还有……小龙景光和大般若长光,谦信景光个小豆长光的房间,新来的,你想住哪儿? ”

“伪物!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

“双人房间住三个成年人不太方便了,你就先和谦信他们挤一挤吧,等下个月本丸扩建就有空房间了。”

“……”

看起来近侍大人和新来的公务员相处的还算和谐,单方面的。

“我们走吧,看上去不会打起来。” 博多藤四郎觉得还是回去看股票走势更有意思。

“下个月扩建诶!博多你又帮大将赚钱啦?” 后藤藤四郎有了新的关注点。

本丸的后勤处存放着大量生活用品,以及为不同刀种准备的寝具,每一位新来的刀剑男士都要来这里领取自己所需的物品。

“被子,枕头,褥子,睡衣,还有毛巾,都拿好了,不要掉在地上。”

山姥切国广把所有东西发放完毕后,就看见长船长义抱着一堆东西,整个刃被埋在白花花的被褥里,腾不出一只手来提箱子。

“需要帮忙吗?”

“不用!”长船长义抬起腿,一点点踢着行李箱缓慢向前移动。

作为近侍,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新人这么为难的,山姥切国广一手拉过行李箱,一手帮长义抱起枕头。

“……哼。”及时接受了帮助,长船长义也并没有表达感谢的意思,依旧一脸不满地跟在山姥切国广身后。

本丸长船派的刃不少,但还没分配集体宿舍,暂时是大般若长光和小龙景光住一起,小豆长光和谦信景光住一起,烛台切光忠和伊达组的刀剑男士住大房间。

小豆长光和谦信景光的房间布置的很可爱,抱枕玩具一应俱全,墙上还贴着儿童画,衣架上挂了件粉红色的围裙,屋子里还有甜甜的团子香味,这让长船长义有一种被送到了幼儿园的错觉。

“东西放在这里了,你先收拾一下,一会儿去和本丸的其他人打个招呼,顺便认一下路,本丸很大,新人容易迷路。”

“你…… 站住!伪物……(消音)”

谦信景光放下笔哒哒哒跑过来,接着按住躁动不安的大龄儿童“长义你来啦!不过小豆说过好孩子不可以讲脏话的哦。”

“……”

“近侍大人刃很好的,你不要这样啦。”谦信景光耐心地劝着长船长义,暗下决心:小豆今天不在家,长义由我来照顾!

————————

谦信你管不了他的,快去找咪酱吧!

依旧不知道打啥tag

随缘更新

【刀剑乱舞】三叶葵猫咖(= ̄ω ̄=) 1

德川组(伪)全员

现代架空,猫咖日常

cp暂时有财运组/后物

不定期更新www

1.

明天是「三叶葵」猫咪咖啡厅在C市分店的开业100天纪念日。

为了给客人一个难忘的体验,顺便宣传一下「三叶葵」猫咖,店长南泉一文字正在给手下员工们派发千代姬小姐从总店那边寄过来的超萌超可爱的猫耳发卡。

“店长,我觉得,客人来这里是看猫的,又不是看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蜻蛉切拿着手里的发卡,表情很是纠结,他是打心眼儿里觉得自己戴着这个玩意儿太违和了。

“而且我们这是开店,又不是生小孩,搞什么百天纪念啊?”骚速剑拿起猫耳发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摇了摇头。他一向很支持店里的工作,但这件事实在太让人为难了。

“我也不想啊,有什么意见和千代姬小姐讲吧……喵!”

“戴这个我勉强同意。”物吉贞宗揉了揉发卡上的猫耳,毛茸茸地手感好极了“但是,要对每一位客人说「喵」我不行……这真的不是南泉店长您自己的恶趣味吗?”

“当然不是,不然你打电话去问千代姬小姐,是她说喜欢我句尾的「喵」,让店庆的时候大家都要说「喵」的!”

“哈哈哈……主人大人还真是任性啊。”龟甲贞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猫耳发卡戴上了,他调整了一下眼镜框架的位置,以至发卡不会和它冲突“我还不知道她这么喜欢猫耳play呢!”

“主人大人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千代姬小姐知道吗?”南泉一文字挑了挑眉,换来龟甲贞宗一个无辜的微笑。

“对不起我来晚了!”五月雨江砰地撞开门,气喘吁吁地脱掉风衣挂在衣架上,然后迅速换鞋洗手。

听说今天有早会,五月雨江特意把闹钟提前了五分钟,然而还是没能按时离开温暖的被窝。

五月雨江正在洗手消毒的时候,南泉一文字从身后把猫耳发卡扣在了他的头上“这是你的,喵!”

“五月雨,有一个幸运的消息和一个不幸的消息。”物吉贞宗笑眯眯地看着五月雨江。

“小幸运也会有不幸的消息吗?”五月雨江把头上的猫耳一把撸了下来。

“诶嘿~你想先听哪个?”

“那我可要先听听不幸的消息了!”五月雨江低头看着手里的猫耳发卡,又看看了其他人,竟然每人都有一个这样的发卡“还有……这什么情况?”

“明天百天店庆,我们都要戴上这个,还要对客人们说「喵」!”

“……”这真的是很不幸了,五月雨江想“那幸运的消息呢?”

“你戴这个很可爱!”

“好,大家现在挨个到我这里过一遍。要认真地「喵」不能敷衍喵!”

蜻蛉切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捧着猫耳发卡的手都在颤抖,他扭头看了看窗户那边在食盆附近打转的橘猫“呃——橘子又在叫了,我去给它添点儿猫粮。”

“站住。蜻蛉切,你先来喵!”

让高大威猛的保安叔叔沦落到卖萌,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喵。”

“表情别这么僵硬。”

“喵?”

“声音太小啦!”

“喵——嗷!”

“……再温柔一点吧?”

甜品师龟甲贞宗,咖啡师物吉贞宗,收银员骚速剑和服务员五月雨江一边围观,一边感叹:店长大人真的是很严格了!

最后还是所有人都「喵」了。

店里的猫咪们都被这些愚蠢的人类喵的心烦意乱,在猫抓板上咔嚓咔嚓地磨着爪子。

“又该剪指甲了吗?”南泉一文字从窗户探过头看了看,小家伙们立刻原地解散,睡觉的睡觉,吃粮的吃粮,喝水的喝水。

「喵」完之后,时间也差不多该收拾一下准备开店了。

整理员工休息室的时候,五月雨江又发现一个没拆封的猫耳发卡。

“店长,怎么多了一个?”

“这个是给小包丁的,喵。”

“哇,兼职也要戴这个?”

“他肯定不像你们那么不配合。” 南泉一文字想,小正太戴这个肯定比他们看上去更可爱,「喵」起来也更软更好听。

————————

下次更新会带后藤和包丁www

悄咪咪说一下百天店庆戴猫耳,周年店庆女仆装!

还在思考要不要把新实装的傲娇公务员也拉过来一起造作x

不行!

我要清醒一点!

明天考教资!








啊啊啊啊横田物吉真可爱!大家都好可爱!

音乐剧真好看!